Home > 品味日本 > 名店 > 【 佐藤精肉店 】用心製作一碗丼飯 帶給客人最純粹的滿足感(上)

【 佐藤精肉店 】
用心製作一碗丼飯 帶給客人最純粹的滿足感(上)

by magazine yoyo
佐藤精肉店-用心製作一碗丼飯-吧檯座位

原本就是人氣名店,「 佐藤精肉店 」在今年四月進駐了西門町的萬年商業大樓,在台灣美食並列的B1店面中特別顯眼。簡約的吧檯座位,再加上一碗純正日本味的烤豬五花肉丼飯,想念日本的時候就來這裡吧!

採訪.撰文/張莠蓁
攝影/陳宗蔚

「佐藤精肉店」起始於2015年,第一間店面位在師大對面的小巷子,由於主要的餐點是烤豬五花肉丼,在開幕的第一個月就遇到鄰居反映嚴重的油煙問題,以至於剛開店便無法製作燒烤類的餐點。但危機也帶來契機,身為總經理兼主廚的佐藤さん開始思考接下來該怎麼做生意?「我想了很多種口味的丼飯,像是在八德店極具人氣的『鹽蔥豬五花肉丼飯』便是當時所開發出的口味,受到了台灣人的喜愛與歡迎。」佐藤さん樂觀的認為雖然一開始遇到不好的事,卻也因此延伸出了好的結果,現在回頭看還是有優點的。

八德店即是位於光華商圈的第一家分店,雖然隱身在巷弄的二樓,但食物的美味透過口耳相傳,依然吸引了無數饕客前來造訪,許多人一試便成主顧;爾後又迅速在2018年開設士林分店,今年四月中則迎來了位在萬年商業大樓B1的西門分店。

佐藤精肉店-用心製作一碗丼飯

僅設置吧檯座位 一個人也能自在用餐

若曾到訪過「佐藤精肉店」,不難發現其各個分店僅有吧檯座位,佐藤さん回憶第一次來台灣的時候只有吧檯的餐廳還不多,她表示台灣人的飲食習慣是大家圍在大桌子一起吃飯,只有一個人吃飯時通常會選擇到小吃店。「但是在日本,有許多人跟我一樣離開自己的老家到東京打拼,每天一個人住、一個人工作、一個人吃飯;雖然我也喜歡家庭料理店,但是孤獨感卻越來越強烈,因此我認為一個人吃飯講求的就是快速,要能夠在最短的時間用餐完畢。」過往經歷讓她同理隻身來台灣工作的日本人,「所以如果有一家簡單、價格合理,即使是女生也可以一個人來用餐的餐廳,也許能讓人安心一點;不僅是日本人,台灣人想念日本的時候也可以來這裡!」

抱持著一個人用餐也能自在安心的想法,師大開始的第一家店就是吧檯座位,只是當時有許多人質疑這樣怎麼做生意,佐藤さん便從善如流增加了桌子;但是在這之後的八德店、士林店到西門店,她選擇堅持最初的理念,並且是越來越接近初衷。掀開西門店的門廉一眼便能望穿整個店內環境,簡約的店面不到十個座位,顧客一抬頭就能看到佐藤さん及夥伴忙碌的身影,以及正在滋滋作響的燒烤台,同時聞到撲鼻而來的烤肉味;門口擺放了自動點餐機,點餐、付費的動作都可在入店前完成,接下來就是等待美味的丼飯上桌。簡單、迅速,並且單純販賣燒烤類的丼飯,這就是佐藤さん心中最理想的樣貌。

佐藤精肉店-烤豬五花肉丼
「烤豬五花肉丼」一直是「佐藤精肉店」店內的主打餐點。

接納各種意見 也堅定不能改變的部分

知道台灣人對於鹽味較為敏感,卻又想吃到類似日本的口味,因此佐藤さん在開發新的餐點時會特別注意鹹度,「一開始很多客人會說口味太重,但日本的口味是鹹味鹽味都很多,如果沒有鹹度的話很難接近日本的口味,於是我發現能讓台灣人接受的秘訣在於鹹味之後的回甘,所以稍微調整了甜味的部分讓大家都能接受。」也曾有客人反應肉跟菜給得太少,佐藤さん說這都是正常的,雖然會依照大家給的建議做調整,但還是有不能改變的地方,「如果整個改掉就不是我想賣的東西了!」什麼能改?什麼不能改?在開業的六年間仍不時的調整拿捏。

至於食材的選用,佐藤さん讚嘆台灣的豬肉超級好吃,很甜沒有臭味,這也是當初決定賣豬肉食品的原因,認真的她試吃過台灣許多種類的豬肉,目前使用的豬肉雖然貴但有一定的品質,而最重要的醬油則是使用日本進口的品牌。她也分享店內料理使用的食材都是超市買得到的,這意味是連媽媽們都能購買到的材料,有些業務用的商品含有添加物,而媽媽使用的調味雖少,但只要改變調理方式或是花費一些時間與功夫,也可以做出更好吃的東西,這是她自己對於料理的堅持。

私が總經理


佐藤精肉店-用心製作一碗丼飯-總經理 佐藤文香

佐藤文香さん

在東京工作多年的佐藤さん原是廣告業務,喜歡學習外國語言的她長年埋首於工作,由於感嘆沒有出國玩樂或工作的機會,因此決定在20代的尾聲,趁著年輕到海外工作。在遇到台灣合夥人之後便一同在台打造了「佐藤精肉店」,至今迎向第六個年頭。

我在日本從事餐廳相關的廣告業務,決定到海外工作時我選擇了環境相對安全的台灣,當時並沒有設限哪一種工作類型,心想能有機會體驗都好。在那之後我認識了一位年紀相仿的台灣人,對方對於日本及台灣的餐廳都有一些了解與想法,而原先的職務也讓我掌握不少餐廳的相關情報,在深聊過後我們決定在台灣開設餐廳,就連販賣的料理、餐廳的定位等等也都已有了基本雛型。實際搬到台灣時餐廳已經開了,因為馬上投入店內繁忙的工作,我完全沒有時間學習中文,但因為身旁的工作夥伴與客人都是台灣人,我便從每天聆聽大家的對話進而模仿,在這樣的作法下慢慢學習中文。

然而在台灣的第三年,我慢慢了解中文也理解台灣人的想法後,才發現即使台灣與日本在各方面相像,但是台灣人對於工作、人與人之間的關係卻跟我想得完全不同;公司只有我一個日本人,在無法順利溝通的情況下我只能猜測大家的決策與想法,也導致那時候的我有點煩惱與痛苦。還好我的說明能力已經比當時好,公司團隊中一些相處了好幾年的同事也慢慢地了解我的想法,因此現在無須我多作說明,他們的執行成果也能跟我想得差不多,彼此之間越來越有默契。

現在是我來到台灣,以及「佐藤精肉店」的第六年,今年開了西門分店並推出了限定口味,歡迎大家來品嘗看看!

待續——

【 佐藤精肉店 】用心製作一碗丼飯 帶給客人最純粹的滿足感(下)

學校法人長沼學校 東京日本語學校 說明會-長沼日本語學校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