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品味日本 > 新書 > 最任性自在的舒式京都晃蕩

最任性自在的舒式京都晃蕩

by magazine yoyo
《門外漢的京都》舒國治-新經典文化

門外漢的京都(十六周年新版)

舒國治/著
新經典文化出版
2022年3月

「不知為了什麼,多年來我每興起出遊之念,最先想到的,常是京都。到了京都,我總是反覆在那十幾二十處地方遊繞,並且我總是在門外張望,我總是在牆外佇足,我幾乎要稱自己是京都的門外漢了。很想問自己:為什麼總去京都?但我懷疑我回答得出來。」——舒國治

一次又一次地在京都的巷弄流連,舒國治不諳日文,自嘲京都的門外漢,不願登堂入室,只在門外徘徊;舒國治眼中的風情景物,與多數人不同。

他形容京都根本便是一座電影的大場景,它一直搬演著「古代」這部電影,這部紀錄片。整個城市的人皆為了這部片子在動。而我們每隔幾年來此一次,像是為了上戲,也像是為了探看一下某幾處場景是否略略做了更動。

他以「下雨天的京都」做為認識京都的引子,也一一描摹京都的黎明與夜晚、水與氧氣、旅館與食堂;他認為京都最大的資產是山門與長牆,感嘆京都就是一個大公園,而自己並不急著找出口,甚至假想「倘若老來,在京都」。

●他聊京都的吃——

然吃是人生至緊要之事,在京都如何吃好,顯然是大課題,十多年來我在此胡遊多次,竊想一逕不得京都吃之個中三昧,嗟乎,門外漢也,終只能學得一招,野餐……野餐在京都最稱絕配。須備一食盒,藤籃竹簍皆可,有時幾個花捲、一塊火腿、一塊牛油、馬鈴薯與蛋沙拉,再些許蘋果、梨子、乾凝柿子,置放其中,便能出遊。

●他這樣推薦京都的旅館——

住日本傳統旅館(ryokan),便是對日本家居生活之實踐。而此實踐,往往便是享受。近年我多半下榻京都火車站附近的傳統小旅館,最好是不登錄在旅館協會廣告上,也不著錄於指南書上者。並且要小到令修學旅行的大隊湧入的中學生也不可能住得進來。

●他談京都的長牆——

京都另一最大風景資產(除了山門),是長牆。人依傍著它踽踽行走,似永走之不盡,此種寬銀幕畫面,是世上最美的景。這無數堵的牆、直統統的到底、卻一轉折又是重新的無盡,便教西方千百雄麗城鎮無法與京都頑頡,也令京都在氣氛上堪稱舉世最獨一無二的城市。

日本留學 大學 大學院 代辦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