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企劃主題 > 留日達人 > 【留日達人 : 鄭世維 】理解與融合台日的文化異同 持續將機械專業發揮於自家企業

【留日達人 : 鄭世維 】
理解與融合台日的文化異同 持續將機械專業發揮於自家企業

by magazine yoyo
131留日達人-鄭世維-理解與融合台日的文化異同 持續將機械專業發揮於自家企業

因為家庭背景, 鄭世維 對日本的認識及日文的學習都算早,赴日後亦跟隨著父親的腳步成為早稻田大學理工學部的一份子。理工個性的他雖不善於處理人與人之間的情緒,但對事物卻勇於嘗試且投入,這也讓他在日本時期得到遠比想像更多的收穫。

採訪‧撰文╱張莠蓁
照片提供╱鄭世維

鄭世維出身台語家庭,自幼多少會聽到長輩以日文交談,加上家裡跟日本人有生意上的往來,家庭背景算是影響他赴日留學的主因;但若是論及實際對日本文化的認知則跟多數人一樣啟蒙於日本漫畫,他尤其喜歡少年漫畫以及與運動相關的主題,由此開始延伸接觸日本的事物。

他學習日文的時間也很早,「家裡從事機械設備相關買賣,這讓我對機械的東西耳濡目染並產生了興趣,在五專時期不僅選擇就讀機械科,也利用寒暑假在家裡的工廠實習;由於工廠裡的機械設備都來自日本,接觸到日文的機會變多連帶有了學習日文的需求,因此我白天在工廠晚上則去日文補習班。」

有些人說學習語言「唸歌最快」,即藉由歌曲記憶,課堂上便有同學要求老師教導日文歌曲,這是當時在台灣的一種學習方式。他謙虛的說自己不愛讀書,開學後享受著學生生活也就中斷日文的學習,也因此五十音甚至背了兩年才完全記熟,但他認為「學語言沒有特別的方式,其實就是花很多的時間記憶」。

將學好日文視為最基本的工作
即使與台灣人也堅持全日文交談

到日本之後他首先在位於東京新宿區的「國際學友會日本語學校」就讀一年半的時間,學校是日本官方所屬,在申請上較為嚴謹並有保證人制度,有幸在家中長年生意往來的日本人的協助下才得順利入學。在日本語學校鄭世維學習日文的方式之一是上課錄音並在一小時左右的通勤電車上聆聽,主要還是回歸到記憶學習;而當時在班上來自台灣及中國的學生佔多數,坐他附近的剛好是一個台灣男生,更巧的是兩人的姓氏、學習專業與身高都一樣,他們在相處的這一年半有著共同的默契與堅持,那就是從不用中文交談,「我們兩個都很倔,因為把學好日文當作是最基本的工作,因此堅持使用全日文對話。」

除此之外,假日常安排參加可與日本大學生交流的出遊活動,藉此機會與日本人做朋友以及學習日文。後來也從日本人獨有的電車文化上學習閱讀文庫本的習慣,小小一本放在身上能夠隨時閱讀,也可從中理解教科書上不會教到的用詞、文化與文法,對他來說是另一種學習。

進入早稻田大學之後他入住了僅有日本人的學生宿舍,因為是宿舍裡唯一的外國人,負責煮食早晚餐的歐巴桑便對他特別好,「那個歐巴桑的個性很開朗也很喜歡學習,當時我常會跟她分享台灣的事情,我從台灣回日本時都會想些較有特色的伴手禮。」深知台灣人在拜訪客戶時都會帶著煙及檳榔以拉近雙方的距離,但既不抽菸也不吃檳榔,鄭世維便以台灣的特產以及台灣的事物為話題,藉此跟日本人練習對話;「我跟台灣人反而比較不知道要聊什麼,但是跟日本人可以講台灣的事情,這是他們比較陌生的,也不會被挑戰錯誤,加上對不同的日本人可以重複相同的事情,自然也就越講越順。」

一個人隻身前往日本留學,鄭世維說自己與日本人相處時其實沒有特別下苦心,對日本人的印象也沒有因為赴日而感受到太大的差異,「人跟人之間沒什麼差異性,到哪遇到什麼人都一樣,要交朋友就是相互理解、敦親睦鄰。學生時期大家也沒有利害關係,只要話投機,朋友就容易交。」

在早稻田時期 踴躍參與活動及社團

雖然與大家都維持友好的關係,但鄭世維直言自己並不是這麼容易親近,跟人之間還是有些距離,亦不希望侵犯到他人隱私;「理工男的職人個性讓我比較不擅長處理人的情緒,一旦有需求我也會用心去理解,並運用解決問題的強項達到事情上的交流。」正因為如此,鄭世維可靠理性的形象深植人心,大學時期,以早稻田大學台灣同學會舉辦了兩場大型活動為例。

其一是學校每年固定舉辦的「早稻田祭」,每個國家的留學生會都有攤位並負責舉辦活動,而以國際交流為目的,喜愛與留學生交流的社團的日本人學生都會自發地協助留學生共同完成整場活動,當時鮮少人理會台灣,因此一同策畫活動的人不多。在因緣際會下他認識了在日本開設日本語學校的大先輩金美齡,她允諾有什麼事都可以幫忙,忙著規劃活動內容的鄭世維隨即想到金美齡並尋求幫助,最後由她引薦正在她學校學日文的阿美族女學生,由她來教導大家原住民的歌舞,也在早稻田祭獲得極大的迴響;經過一次的革命情感,增加了不少日本人了解台灣人的熱情與用心,隔年對台灣有興趣,想來協助的學生明顯變多了。

另一個活動則是在他擔任早稻田大學台灣同學會會長時期協助籌辦為期50天的「台灣電影節」周邊活動,鄭世維回憶當時主要籌畫活動的女同學很熱心也很有想法,加上其他同學的積極參與,也留下了難忘而特別的回憶。

台日友好國際交流──1995年早稻田祭台灣攤位與協助台灣的日本學生們。(照片提供/鄭世維)
台日友好國際交流──1995年早稻田祭台灣攤位與協助台灣的日本學生們。(照片提供/鄭世維)

而留日時期他真正在玩的是宇宙航空研究會(WASA),他坦承當時投入在社團的時間較多,這個研究會主要是與社團同伴一同為參加「鳥人間コンテスト」製造人力飛機;「大家在這過程中花費了時間與精力去製造人力飛機,經過數次的測試飛行,最後在琵琶湖上空展現成果,成為到目前為止飛過琵琶湖的唯一台灣人。結果雖然沒達到預想的成績而感到難過,但在一晚伙伴們的鼓勵及酒醉的承諾下,獨自花了1週騎腳踏車返回東京。」

他認為讀書是個人的事情,因此反而在班上很少跟其他同學互動。「在共同努力一件事情的時候情感的存在是很深厚的!」正因如此,兩年前適逢畢業的第二十年,鄭世維還專程前往日本只停留一個晚上,就為了與昔日把自己推向天空的夥伴齊聚一堂。

理工男的夢──1996年代表WASA駕「飛行鄭」(飛行艇同音)參加鳥人間コンテスト。(照片提供/鄭世維)
理工男的夢──1996年代表WASA駕「飛行鄭」(飛行艇同音)參加鳥人間コンテスト。(照片提供/鄭世維)

雖然基本生活所需不虞匱乏,但鄭世維在留日時期還是有申請獎學金。他所申請的是僅開放名額給早稻田大學、慶應大學、東京工業大學等校理工系學生的日本民間財團獎學金;一個月可領取八萬日圓,在當時是很優渥的獎學金額。有別於其他獎學金團體以育英(教育英才)為重,這個獎學金所著重的是「育友」,財團老闆認為大家的才能知識是很容易取得的,人最寶貴的是會相互扶持的相互理解。他相當看重人與人之間的維繫。

在妥協與被妥協中理解、整合異文化

依循日本大學生的模式,大四開始便要為求職做準備、投入就職活動。鄭世維雖然在日本已有內定的公司,但為了多瞭解其他公司仍參與了就職活動;早稻田大學畢業後他順利銜接職場,四年後則依照原定計畫返台投身於父親鄭文哲所創立的「世紀貿易」。「日本雖然成熟,並不是個開放的國家,很難跳脫傳統框架,也常聽到在職場上被日本人排擠的情況,因此能夠在日本的大公司一路晉升肯定是相當成功的人生。待在日本一個這麼好的地方是很多人的夢想,不過我原本也沒要當日本人,所以一開始就設定累積在日的工作經驗後回台灣。」他補充表示日本人習慣追隨強者,但他謙虛認為自己並不是強者。抱持著做雞首的想法,以在日學習就是要貢獻、回饋台灣的態度返台尋找更多更好的機會。

回台後鄭世維將其擅長的機械專業持續發揮在職場上,不去比較台日業界孰優孰劣,他認為異中求同才能將異文化整合與連結,畢竟公司是從事機械買賣,不能站在自己的立場,或是只糾結在雙方的差異性,更重要的是能夠去理解雙方的文化與想法;像是日本人在碰面時會點個頭以示看到對方,鄭世維表示自己在很多方面都受到日本的影響並漸漸有相似的習慣,其實大家都是慢慢地去學習,進而認同或與這些不同之處妥協。

將學習的熱度延長
收穫到的反饋也更多

不管在學校或工作對鄭世維來說都是生活,在日本期間所收穫到的便是在台灣不容易接觸到的事,像是加入WASA才有機會製作人力飛機並擔任飛行員,因為操作飛機需要體能而開始騎腳踏車鍛鍊,也養成了騎腳踏車的習慣與興趣。「因為覺得日本很好所以我來到這裡,並且願意將接觸到的事物照單全收,我尤其喜歡台灣沒有的東西,但要如何維持學習的熱度便是很重要的課題。一般人在事情的開頭都會有熱度,不管是三分鐘、五分鐘或是一年,只要熱度可以被維持將能夠學習更多。」

他說剛到日本的時候很喜歡看相撲,因為喜歡而去學習、進而比賽,甚至獲得學校團體賽的冠軍;這樣的成績反映出他的執著,因為喜歡所產生出的動力也是鄭世維對自己最引以為傲的地方,在日期間他更陸續學習劍道、茶道等日本文化。

日本文化的深入接觸──裏千家茶道稽古。(照片提供/鄭世維)
日本文化的深入接觸──裏千家茶道稽古。(照片提供/鄭世維)

「在日本的整個過程中我得到的遠比想像得多,這正是因為我將熱度維持不中斷,也樂於接觸所有的事物,相對地每件事物所得到的反饋都不同。」他也觀察到台灣人相較下沒這麼多夢想,大家都還是專注於工作以及做該做的事,日本人雖然以工作為重卻因為有夢想而去執行;「像我參加WASA就是為了圓一個職人與飛翔的夢想。」

鄭世維也認為不要讓自己變成排斥者,學習應該要像海綿一樣吸收所有的資訊知識。留學時期的他雖然也有認識其他國家的人,但僅把日本當成主要的學習對象。「看到現在已經是多方交流的時代,我不曉得當時的作法是否得當。因此告訴自己現在在早稻田大學就讀的女兒,因為是留學,可接觸到外國人的機會真的很多,不管是東南亞、非洲或歐美人都有不一樣的想法與文化,創意許多時候是由不同文化融合後得到的,因此可以試著去理解與往來。」

131留日達人-鄭世維 理解與融合台日的文化異同 持續將機械專業發揮於自家企業

鄭世維

學歷:
早稻田大學 理工學部 機械工學科
國際學友會日本語學校
(現為:日本學生支援機構東京日本語教育中心)

現任:
世紀貿易股份有限公司 總經理

文章來源:留日情報華文國際網 > 雜誌出版 > 留日情報雜誌 第131期

<回上方>

日本留學 獎學金 語言學校 專門學校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