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企劃主題 > 留日達人 > 【留日達人:廖家瑜】西點領域跨越國界學習要在漂亮與可口之外加入正能量

【留日達人:廖家瑜】
西點領域跨越國界學習
要在漂亮與可口之外加入正能量

by js.magazine

經過在日本的生活體驗與文化理解之後,廖家瑜以自己學習的西點領域來做比喻,像是食品有食品安全與衛生的問題,就必須是一板一眼。因為繼承日本人認真的個性,包含做事比較有規矩,心態的建立,讓她之後不管在法國或台灣工作與處事方面,都能感到心裡的踏實。

撰文/林俊宏
採訪/張莠蓁
攝影/陳宗蔚

學歷:
東京國際大學付屬日本語學校
東京製菓專門學校 洋菓子科
法國藍帶廚藝學校/Lenôtre法國雷諾特廚藝學院

經歷:
台灣大倉久和飯店 點心房
華泰王子飯店 點心房

現任:   
Lindacoco手作菓子 負責人

從小愛畫畫,喜歡漂亮的東西的廖家瑜,大學畢業後對自己未來還沒找到方向,於是到救國團學習插花、銀飾、黏土、西點和料理之類等課程,因而開啟對西點製作的興趣。理由是,西點這又漂亮又可以吃的東西,有很多的優點和可能性,於是決定要朝這個方向發展。原本,自己以為在台灣學習之後就能夠進入工作;反而是家人認為既然要學,就再多學一樣東西—語言,多會一種語言能有更多優勢,所以要她出國留學。「現在想起來,真的要感謝他們當時逼我出國呢。」

那時候台灣正在播放日本的電視節目「電視冠軍」,常有機會看到在甜點相關的比賽中,由東京製菓專門學校的校長當評審,因此知道有這間學校。經過了解後,知道要進日本的專門學校並不需要先有相關專業的基礎,入學後就能接受扎實、完整的系統化教學,還有日本離台灣近及市場趨勢相似等因素,讓廖家瑜下決心去日本留學。

赴日後,她先在東京國際大學付屬日本語學校學習語言。跟多數因為喜歡日本文化,看了很多日本動畫,聽了一些日本流行音樂之類的東西才去日本的人不同,廖家瑜來到日本前沒在台灣學過日文,入學時的分班考試連五十音也寫不出來,所以經歷了一段辛苦的語言學習階段。甚至,後來發現自己有閱讀障礙,到進了專門學校寫片假名、平假名還是會混寫,會寫反。對她來說,文字(圖形)的東西是很混亂的;雖然學日文真的很辛苦,但是她抱持的心態是:「我是為了學習西點而來日本。」

認知到規矩的重要性 從體貼出發建立正面心態

在專門學校的第一年,記筆記都日文、中文交叉寫,還好甜點要記的動作就是那些,熟悉就好,且身邊還有台灣留學生同學,所以口語還是很弱。第二年因為分班,台灣人都分散了,班上同學只有日本人跟韓國人,完全沒有華人,純日文的狀態下那一年的日語聽力跟口語進步許多,廖家瑜因此體會到環境對學習語言真的很重要。「如果有留學打算,可以利用寒暑假去日本短期遊學,上密集班的同時體驗環境。學習語言的訣竅是:有好奇心,想跟別人溝通,不得不溝通時就會講得好跟努力聽,環境可以令人成長。」

廖家瑜去日本前,對日本的印象只有一個,就是他們很有規矩,事後從實際的經驗中也印證了這件事實。當時住在女生宿舍,宿舍有門禁,事先提出的話是可以允許帶一個女性親人臨時住宿的。有一次她去機場接剛到日本的表姊,因為班機延誤,趕回宿舍時已經超過門禁時間約十分鐘,拜託管理員讓她們進去卻當場被拒絕,只遞一張附近旅館的單子,要她們自己想辦法。「一開始我很不能適應,在台灣一定會可以有人情通融,但日本人規定就是規定,生活上很有規矩,大家都是公平的,在那樣的環境其實蠻舒服的,反而會讓你很安心。」

經過在日本的生活體驗與文化理解之後,廖家瑜以自己學習的西點領域來做比喻,像是食品有食品安全與衛生的問題,就必須是一板一眼。「我覺得這個出發點是體貼別人的心,當你越為別人著想時,才會把這些規矩都做到位;相反的如果什麼都認為差一點點沒關係,東西掉地上一下下沒關係,如果有什麼事情都差一點點沒關係的心態,其實到後面很多事情都會崩壞,不如從一開始就很有規矩。」因為這樣的心態的建立,對廖家瑜之後的影響頗大,讓她在工作與處事方面,都能夠感到心裡的踏實。

對於日本的專門學校,廖家瑜認為,教學上很有體系,完整度高是其特色,以想要學習洋菓子製作的人來說,有非常多間學校可以選擇。此外,日本的專門學校,在暑假時會提供一些實習機會,名額不多,應該要好好珍惜、把握。

在東京製菓時期同一組的成員,協力合作在日本是必須學習的事,當時班上有人吵架,導師也不給換組,只說:「你出社會能夠挑同事嗎?即使不合也要學會合作。」給了我很大的震撼教育!

(照片提供/廖家瑜)

繼承日本人認真的個性 在法國受到大師的賞識

從專門學校畢業後,廖家瑜回台灣工作一段時間卻覺得自己還不夠精進,當時的同事問有沒有考慮去法國,雖然年紀已經快接近三十,還是決定要再次接受挑戰。於是,廖家瑜又到法國藍帶雷諾特學院學習,也因此對日本與法國兩種不同文化的差異感受良多。與在法國學習相比較,她坦言還是比較喜歡日本。「老實說口味跟外型喜歡法國,但是整個製作的程序跟思考邏輯就喜歡日本的方式。」「法國人超級隨興,兩個是天差地遠的國家,我自己覺得我比較喜歡日本,將來還是比較推薦台灣人去日本留學。」她提出一些實際的觀察,像是日本人喜歡人與人之間保持「距離」,不會在你面前翻臉,法國人則較會直接反應,習慣直來直往;你以為他們在吵架時其實是在溝通,法國人覺得嘲諷也算是一種幽默,要有幽默感去承受,而日本人比較不會這樣。「在日本社會,像我是比較粗心大意的人,只要把自己的事情做好,日本人是蠻欣賞外國人的,他們普遍對台灣人的印象很好,只要會講一點英文就覺得很厲害。」但她也強調不一定是日本或法國,能多出去走走絕對在各方面都會有幫助的。

廖家瑜在經歷日本與法國的學習經歷後的感觸,就是發現台灣人沒有比他們差。即使以前我們的西洋甜點經驗都是從國外來,而不是自己文化裡的東西,常會覺得有點自卑,好像別人比較強。「當我到法國之後,因為我繼承日本人認真的個性,包含做事比較有規矩,因此在上大師的課程時,有些主廚來看過我的作品後,會直接對我說:『妳做的東西非常有規矩、很方正,要不要到我們公司上班?』」從此可以知道,在日本的經驗對廖家瑜的幫助很大,因此受到法國人欣賞。

避免不必要的負面情緒 喜歡日本的平和與正能量

由於同時有在日本、法國的生活經歷,因此對於包括台灣在內的社會觀察,廖家瑜也有一些自己的看法與見解。她認為,台灣是一個比較注重小確幸跟比較仇富心態的社會,比較多負面情緒,像是薪水不夠、生活辛苦,但在日本她覺得這些負面的東西比較少。「或許那個時候接受到這種資訊比較少,我也覺得日本人比較不會講這些東西,酒後可能會講,但平時上班他們很常講『しょうがない』沒辦法,這就是人生,以同樣抱怨人生來講,在日本大家會說這也沒辦法啊就結束話題,不會再多講。」她認為社會應該要有比較多正面的鼓勵,比如她舉出在日本參加學校運動會的經驗:「打球時漏接一球大家都會說沒關係,打出好球大家會說NICE,旁邊同學會關注每一球,大家為妳的勝利而高興,但這種氛圍在台灣好像比較沒有,不太會有鼓勵的氣氛,日本的漫畫總是這麼熱血,因為人就是這麼熱血。」

她到了法國後,常聽到法國人整天講一句話「c’est la vie」,聽起來很美,但那句話其實就是在抱怨,意思是這是一個爛人生,像是我的薪水真爛,c’est la vie,大部分是用在負面的。「本來聽到這句話覺得很美,結果不是。在法國工作時同事常一言不和就吵起來,這種氛圍在日本就不會有的。」整體而言,她認為日本的社會比較正能量,扣除飲酒時互吐真言這部份,日本的社會人與人之間平常在生活跟工作時大家都維持有一定的距離,特別是與不合的人就更是保持距離,所以比較平和,不會起衝突。

廖家瑜也曾經有在中國的經驗,在那邊認識的日本人很喜歡中國,他喜歡直來直往,不喜歡日本規規矩矩的生活,喜歡中國人隨興、穿著跟態度。「其實有點看個性,我喜歡規矩、完美主義,會覺得規矩的生活、治安很好,人不要心機這麼重,不要勾心鬥角簡簡單單的生活。」比較之下,廖家瑜再度強調日本就很好。她認為從民情差異性和整個環境來比較,還是最推薦台灣人去日本唸書、生活,因為日本算是個令人可以放輕鬆的地方,有最舒服的生活與學習環境。

在東京製菓畢業時與恩師合照,即使當時的我日文不夠流暢,老師還是給了我很多耐心跟幫助。

(照片提供/廖家瑜)

只要有實力世界都會認同 台灣人可以是很棒的

對想要出國學習的後輩,廖家瑜認為去哪一個國家都一樣,首先是不要帶著太美好的幻想去。她提醒,台灣人因為接受日本文化影響較深,容易把人都想得很好很完美,但全世界都有好人跟壞人。應該讓自己先「歸零」,不要去設想別人該怎麼樣、該對妳好,去接受每一個環境帶給你的衝擊,再去思考他們為什麼這麼做。她再提到前面關於「女子宿舍事件」,「當下認為對方應該要通融自己,讓我進去,我才遲到一下下;但是,如果妳都先設想別人應該要為妳做什麼,妳會很痛苦。台灣人對日本人的印象與觀感,都以為日本人多數是體貼和客氣的。「即使是這樣,我覺得去日本,不要先想要得到什麼,而是你要去學習什麼,把自己身段放低。」

廖家瑜認為,如果已經確定好先報名進日本語學校進修,不用想一定要把日文念到一個程度再去,她當初也是完全零基礎去念的。「真正到國外需要的就是勇氣,不需要什麼都準備好才去,很多的溝通是可以靠微笑跟肢體語言,對方就會懂你的。」不過,如果擔心剛去日本時,可能會有很多挫折,廖家瑜也建議可以先在台灣把日文學好,再去日本就會輕鬆很多。不管是去日本升學還是念日本語學校,能在台灣取得日本語能力檢定後再出發,一方面省錢,念日本語學校的時間也可以縮短,更可能在短時間內考到心目中的學校。

目前,廖家瑜以工作室方式接研發工作或接訂單,不定期做的作品也會放上粉絲專頁銷售。秉持著東西要好看,一定也要好吃,不然就沒有意義。「雖然,大家現在都在搶這塊市場,但我喜歡原創的東西,不想做與其他老師相衝的東西,以維持自己創作量能。」廖家瑜強調這個業界不管你年紀、性別,只要有實力就會受尊敬,如果做得不好鄙視也很直接,落差很大,在日本或法國都一樣,只要夠努力認真就能往上爬。

在日本語學校時期與同學一起體驗夏季花火節,穿上浴衣去看花火,成了每年夏天最期待的事。

(照片提供/廖家瑜)

2024年夏季暑假短期4週課程-國際語學學院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 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