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 企劃主題 > 留日達人 > 【留日達人:陳禹達】留日八年的所見所聞累積塑成自我風格從作品感受到陳禹達的暖心與幽默(上)

【留日達人:陳禹達】
留日八年的所見所聞累積塑成自我風格
從作品感受到陳禹達的暖心與幽默(上)

by magazine yoyo
留日達人-陳禹達

陳禹達留日時期專攻視覺傳達與造型藝術,在日本將近八年的時間,生活習慣與創作皆一點一滴地被日本文化滲透,尤其是其立體雕塑及插畫隱約流露出的日式溫暖與趣味感,遂成為個人特色,從陳禹達專程為《留日情報雜誌》第96-99期,以及第120-132期所繪製的封面便多少能領會;他掌握了季節特性,以柔和的筆觸與色調勾勒出四季更迭,呈現出一系列童趣、暖心的作品。

採訪.撰文/張莠蓁

攝影/陳宗蔚

高中時期是美術本科生的陳禹達,畢業後因大學聯考不盡理想而選擇先入伍服役,退伍後則是投入出版界擔任美術設計一職;任職一年多的時間,陳禹達為求得對設計品味及視覺敏感度的提升是必得充實自我的認知下,在主管的鼓勵與家人的支持下便決定出國進修。當年在日本與法國間做了抉擇,最後選擇了距離較近台灣,因高中時父親與日本人工作關係而耳聞的日本,加上漢字稍微能理解學習上較不會有不安感,而當時日本的流行資訊大量進入台灣亦對他產生不少影響;「在朋友的邀約下一起前往MTV觀看宮崎駿的電影『風之谷』,看完後深深地被吸引,心想動漫與設計連結故事性竟可以拍出如此令人動容的動畫片,之後又陸續看了龍貓、螢火蟲之墓等宮崎駿的系列作品,對於留日前的我有蠻大的影響。其他從小看過的卡通如無敵鐵金剛、小甜甜、海王子等,也是在我留日之後才意識到它們都發源於日本。」

全日文的生活環境必須獨立溝通  也讓日文快速進步

確定留學之際,陳禹達首先前往補習班學習近三個月的日文,短暫的時間能記住的語句有限,他對文法仍不是這麼了解,因此想要講述完整的句子有點難度;直到在日本當地須面臨獨自購物、與店員溝通時才知道該如何運用之前所學。赴日後陳禹達在日本語學校─河合塾新宿校就讀一年半的時間,班上以韓國留學生居多,因為他們常常會主動聊天以及邀約出去玩,在必須使用日文及全日文的環境下,陳禹達有感在日文的學習上確實相對快速。他也分享學習日文的幾個訣竅,第一是看NHK的頻道,不僅講話的速度清楚,也有字幕幫助理解,第二是藉由歌曲學習,因為台灣留學生之間感情都蠻好,所以當時也經常一起去唱卡拉OK,「唱日文歌是快速記憶日文單字的一種方式,對於學習日文來說蠻有幫助的!」再來是受到日本親戚影響,每當見面時也會教導他關於日文、日本文化,以及購物生活慣用語的方式等。

與同學的九州之旅有趣、刺激與感動並存  是日後少有的體驗

去日本之前,陳禹達坦言對這個國家其實不算熟悉,除了前述日本的動、漫畫對他產生影響之外,高中時期因為身邊同學著迷日本偶像,他才稍微知道少年隊、中森明菜等偶像資訊;而因爸爸的生意與日本人有合作關係,所以家中常會出現日本土產、禮品,當時的陳禹達便會收藏這些土產精緻漂亮的包裝,也在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到了日本之後,我發現這邊的環境很乾淨,街道上也沒什麼垃圾,整體上讓人感到很舒服。日本人跟外國人在互動上雖然不是很熱情,但不至於不搭理,還是會禮貌性地打招呼,店員也都很客氣親切,因此日本人並沒有給我冷漠的感覺。」尤其在日本語學校後半段的時間,陳禹達經由學長姐的帶領有機會與當地的媽媽團體接觸,在一次次義賣、體驗槌麻糬、穿浴衣、參加祭典等交流活動中,他發現這些媽媽們相當熱情,因此當時候雙方的聯絡與互動都蠻頻繁。除此之外,與同學一同前往九州旅遊並住在一位日本媽媽家,也讓他留下難忘回憶,「從東京搭乘青春列車出發到九州需費時大概兩、三天的時間,當時車上幾乎是返鄉的學生,沒位子的時候就只能坐在門口,冷風透過車門的縫隙吹進車內,即使很累也沒辦法睡。中途雖然曾在廣島下車並投宿當地的學生旅社,但因為要趕車而無法多做停留,沿途因換車一直處於緊張的狀態。到達九州已是晚上,是由日本媽媽開車來接我們,九州的夜晚沒有光害,記得當時從車窗看出去是滿天的星星,那個畫面太美太震撼讓我瞬間起了雞皮疙瘩,現在還印象深刻。」當時適逢過年,因此陳禹達與同學們正好也體驗到日本過年吃的年菜,並跟著日本媽媽一起去寺廟敲鐘,對他來說,這趟旅程有趣、刺激與感動的回憶並存,也是之後少有的體驗。

在地媽媽團體的活動 (照片提供/陳禹達)

各種特別的打工經驗 增添不少在日的有趣回憶

當時他就讀的河合塾新宿校有升學輔導課程,老師會提點考試需要準備的資料以及該如何準備,接著由學生自行帶著作品到各個學校面試,最後陳禹達考上了日本大學藝術學部美術學科視覺傳達科系。上了大學,班上僅有的三位留學生皆已服完兵役、工作過,因此年紀稍長於日本應屆的學生,「這些年輕人對我們都蠻好奇,大家的互動不錯,在學校的作業、分組上也會主動協助,因此與日本同學沒有文化隔閡,要說的話就是年紀上的落差。大家一起出去時我們兩個台灣男生偶爾會請客,同學們會覺得我們很阿莎力好相處,像是大哥哥一樣關照他們。」由於跟日本同學的好交情,陳禹達表示大學時期已能頻繁使用日文,與班上同學除了平時相約出去看展、出遊,也曾一同到香港、及來台灣旅遊。教授對留學生也很好,科系中一些教授有過留學經驗,因此對於留學生會稍微照顧一點;在陳禹達心中,不論是同學或老師都讓他留下好的印象。而到大學三、四年級之後與台灣人的互動變多了,這是因為這時期同學們開始打工、求職、做自己的事,陳禹達則將時間投入在校內的台灣校友會並擔任副會長一職,也在參與活動中有機會認識其他學校的台灣留學生。

校園祭台灣留學生攤位 (照片提供/陳禹達)

學校生活之外,陳禹達在日本也有過不少打工經驗。第一份打工是由日本語學校的同學介紹到辦公大樓清掃、吸地毯,由於環境維護乾淨很快能完成,因此休息時間便可跟一起打工的同事閒聊,也因此認識其他日本語學校的朋友,是個愉快的打工經驗;大學後也曾到過中華料理店擔任內外場工讀,負責點菜、調飲料與洗碗盤等工作。最特別的要屬用毛筆寫了上千張的邀請卡,「我有位朋友在居酒店擔任調酒師,正巧店家周年慶需要寄發邀請卡,便找我協助用毛筆寫了上千張的邀請卡,寫了很多顧客的姓名、地址,是很特別的打工經驗。」到了研究所陳禹達轉而在安親班打工,「主要是陪伴國小的小朋友在課後玩耍、打球、看漫畫、做勞作等等,當時跟小朋友都相處得很開心,這份工作也一直持續到我回國之前。」陳禹達同時也以優異的成績爭取獎學金,加上在日本大學可申請留學生學費減免;因此有了打工費加上獎學金等剛好得以補助學費與在日本生活的各項費用。

tatsujin-202201-大學時期-第二次個展作品
陳禹達大學時期第二次個展作品(照片提供/陳禹達)

學歷:
大同大學 設計科學研究所
日本大學大學院藝術學研究科  造型藝術專攻碩士
日本大學藝術學部美術學科  視覺傳達設計學士

現任:
崇右影藝科技大學 數位媒體設計系 副教授&系主任

經歷:
Ib艾品美學生技有限公司 視覺設計顧問 (2014/08 – 迄今)
販賣基股份有限公司 視覺設計顧問(2019 – 2021)
佳音事業機構佳音英語 插畫設計及設計指導顧問 (2001 – 迄今)
余光音樂雜誌活動組 日文翻譯 (2001)
貿騰企業股份有限公司 美術設計 (1991 – 1992)

接續——

tatsujin-202201-個展作品:一個人TORO

留日達人

留日八年的所見所聞累積塑成自我風格 
從作品感受到陳禹達的暖心與幽默

陳禹達

  • 返台後經歷翻譯、教職、設計等工作同時保持與日本的連結
  • 日本文化一點一點地侵入思想進而反映在作品中
  • 生命中出現的許多貴人在不同時期給予他嘗試、挑戰的機會
  • 多走多看把握僅有在日本能獲取的體驗

展覽預告——「甜心填心甜點店」陳禹達立體插畫創作展

日本語學校 費用 海外支付

您可能也會喜歡

留言 / 評論